ST仁智(002629.CN)

*ST仁智扭亏未能摘星

时间:20-08-17 07:04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ST仁智(002629)扭亏未能摘星

尽管今年4月就宣布2019年扭亏,但时至今日,*ST仁智(002629)也未能摘星。从公司此前收到交易所问询时的问题来看,公司是靠补贴扭亏或是公司未能摘星脱帽的原因。

2019年,公司通过非经常性收益实现净利润3096万元,但扣非后净亏损92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主要包括政府补助4074万元。根据公开信息,公司已经向交易所提出了摘星的申请,但是交易所尚未予以核准。从交易所的问询函来看,对公司靠非经常性损益扭亏的细节予以了关注。

第一,报告期内,浙南产业集聚区(经开区、瓯飞)管委会对公司给予“产业发展补助资金”4000万元。请说明公司在浙南产业集聚区开展业务和投资的情况,“产业发展”的具体含义,公司是否与浙南产业集聚区管委会或下属企业存在合作、合资协议或意向。请公司报备申请政府补助的报告及相关批文。 第二,2018 年亚太所对公司年报出具保留意见,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涉及公司其他应收款的坏账准备。公司2018年因大宗贸易业务终止形成的大额应收款项余额3.96亿元,除对温州龙城实业有限公司2208万元按账龄计提坏账准备外,对其余9家单位全额计提坏账3.73亿元。2019年末,但2019年,公司收回2018年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上海苏克实业有限公司款项1890万元,计入非经常性损益。而交易所则明确要求公司说明收回上海苏克实业有限公司1890万的时间、还款人,并提交相关证明文件。也就是说,交易所对公司扭亏的细节非常关注,这或许是公司尚未摘星的原因。

除了扭亏年报遭到盘问以外,公司近期还遭到证监会处罚。证监会查明三项违规事实: 第一,仁智股份虚构业务入账,其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2017年,仁智股份与大庆国世能科学技术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商务合同》,承接开展油服业务。其后,仁智股份与大庆开拓者工程勘探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商务合同》,将承接自国世能的业务外包给开拓者。上述合同及相关协议等未实际履行,仁智股份以冲砂、检泵等井下作业确认营业收入,并通过相关账户资金划转实现应收账款回款。2017年,仁智股份通过虚构上述油服业务及钢贸业务,虚增营业收入9041.72万元,虚增营业成本6079.52万元,其披露的2017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从这些违规情况来看,在2017年4月28日至2019年4月12日期间买入*ST仁智并在2019年4月13日晚间依然持有的投资者可通过微信公众号“投资者索赔指南”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第二,仁智股份未按规定披露开立商业承兑汇票事项。2018年,仁智股份时任董事长兼总裁陈昊旻、董事长助理陈伯慈,要求公司出纳在没有真实商业背景的情况下,向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开具大额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仁智股份未就上述开具商业承兑汇票行为履行内部审议程序,亦未在 2018年一季报、2018年半年报中如实披露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事项。第三, 仁智股份未按约定披露资金拆借事项。2017年3月,仁智股份向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元。名义出借人李俊男与仁智股份签署《借款及保证协议》,由关联方浙江豪业商贸有限公司、西藏翰澧电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金环、陈昊旻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同日,仁智股份,陈昊旻签订《委托收付资金协议》,约定上述借款由陈昊旻账户收取并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后3000万元借款直接打入陈昊旻账户。陈昊旻时任仁智股份董事,且系期间公司实际控制人金环配偶,为仁智股份关联方,上述借款行为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8年3月,仁智股份全资子公司上海衡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中经通达签订《借款担保合同》,向其借款1000万元,仁智股份、西藏翰澧对此提供担保,陈昊旻作为仁智股份法定代表人在合同上签字。

(文章来源:金陵晚报)